蚕豆小说网

第59章 助农解困【1 / 1】

乐笔生花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蚕豆小说网http://www.cdrgt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叶文龙告别了装修师傅们,和黑子许工一起来到停车场。

叶文龙笑着和许工再一次握手道:“我这个是第一家店,未来我们继续开分店,你监督好希望以后大家能继续合作。”许工面露喜色,叶文龙刚才的所作所为他看在心里,这个人虽然年轻但做事很老道。他笑着说:“叶老板放心,我每天都会到店里看进度和检查质量。我也希望和你有长久的合作。”

黑子说道:“许工,你不是带了手提电脑吗?走…上我车让龙哥看看那个鸡的形象图。”

三人来到黑子的大奔,叶文龙和许工坐在后排看着电脑讨论着,最后叶文龙拍板了修改后鸡的形象图。

黑子道:“龙哥,到饭点了我们一起吃个午饭?”叶文龙看了一下手机时间是十一点多了,点点头说:“好,许工我们第一次合作,走去吃饭庆祝合作愉快哈哈。”

三人到饭店吃完饭,黑子送许工回装修公司去了。

叶文龙则驾车往林屋村驶去,他去看看林子珊在建的房子,还有香叶的情况。

来到林子珊老屋的大路边,叶文龙选了一个宽阔的地方停好车,下车一看老屋已经不复存在,工地里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。

叶文龙心里感慨不已,自己的承诺也正一步一步地实现。他拿出手机拨通了林子珊的电话:“子珊,我在老屋这,你在哪里?”

林子珊声音高兴的道:“哥,你来啦,我在燕子家,我马上过去。”

不一会儿,就看见林子珊拉着一个和她年龄相仿的女孩走了过来。

林子珊笑呵呵地说:“哥,这个是我的小伙伴是五伯的女儿叫林海燕,小名叫燕子呵呵。”林海燕腼腆的叫了一声:“大哥哥好!”

叶文龙看着这个清瘦的女孩,身上穿的衣服也很土但还算整洁干净。微笑着说:“燕子好,你也是和子珊在读高中吗?”林海燕点点头道:“同一个学校但不同班。”

林子珊拉着叶文龙的手道:“哥,叶子在燕子家晾晒,你要不要过去看看?”叶文龙道:“好的,那就去看看的劳动成果怎么样嘻嘻。”

林子珊听了说道:“哥你放心啦,你交代的事,妹妹我是百分之百用心干好的。”

三人来到林海燕的家,叶文龙看到林海燕的家,两层高的砖房,外墙没有装修,应该有不少年份,都是属于那种生活比较艰苦的人家。

屋前的空地上铺着一大张蓝色的胶纸,上面堆放在晒到有六、七成干的香叶,另外还有两排架子,上面也摆着一个个大簸箕,簸箕上面也全部是香叶,簸箕上的香叶晾晒得快干了。

叶文龙将两处的香叶都细细地看了一遍,用手捏捏再闻闻。笑着对林子珊说:“丫头,干得不错,要什么奖励?”

林子珊笑呵呵道:“哥,你能不能带我去市里吃大餐?”叶文龙摸摸林子珊的头笑道:“你这个贪吃猫,好…哥同意了。”

林海燕向屋里走边走边说:“爸…来客人了。”看林海燕走远,林子珊小声地对叶文龙说:“哥,今天是燕子生日,她都没吃过生日蛋糕,我想去给她买一个。”

叶文龙看着懂事的林子珊道:“好!哥带你们一起去吃大餐还有订个大蛋糕,可以吗?”

林子珊随即蹦跳起来,欢呼道:“哥哥万岁,哥哥真好。”

这时,屋里走出一个年龄五六十岁的男人,他脚步有点缓慢,脸上皱纹很多。叶文龙一看就知道这个人身体有顽疾。

男人笑着道:“是子珊哥哥?欢迎欢迎,来到屋里喝口水。”

叶文龙快步走向前,握着男人的手道:“林叔,不用客气。子珊这个丫头打扰你的了。”

男人看着叶文龙谦虚有礼,并没有像大多数的有钱人那样,高高在上的样子,心里暗叹子珊这小丫头真是好福气,军子有这个哥真好。

男人充满感激地说:“什么打扰?她是我们家的贵人,燕子的学费我正愁着怎么办呢?她那天回村说带燕子去山里摘香叶,摘完了就有学费了,我听得云里雾里的,那有这好事?她当场就给了我两千块说是摘香叶和晾晒的钱。我到现在还迷糊着呢呵呵。”

叶文龙笑着说:“她没说错,我要这个有药用,但这事你要守口如瓶,如果走漏消息大家都去摘,那以后我再想摘就没有了。”

男人想了一下,不停地点头道:“对,对,对…好在我没对其他人说,燕子她妈在市里上班也没回,这事还没有人知道。要不误了你的大事那我就心里不安了。”

叶文龙看着这个老实的男人,决定帮助他一把,心里有一个计划慢慢浮现出脑海。

于是,叶文龙就和他拉起了家常。原来男人叫林华明,父母在他读完初中就双双离世,一个人在外面打工漂泊无定。直到认识了燕子妈妈,两人省吃俭用才回家里建了一栋房子。

因为有一次在上班的公交车上见义勇为,都被几个小偷打得重伤入院。为了治病花光了家里的钱,那时他老婆也有了孩子,孩子生下来,他因为受了内伤也做不了重活就留在家带小孩,干点农活种点菜,他老婆则在市里的一家酒楼上班。工资虽不高好在包吃住。只有放假才回家一趟。

林华明叹着气说:“我这身体久不久就要去一次医院,动不动就一千几百,家里虽然不是揭不开锅,但日子过得也是苦巴巴的,就是难为了她娘俩。”

叶文龙微笑道:“林叔,见义勇为这事你后悔吗?”

林华明想了想道:“这没什么后悔的,可能这就是我的命。”

叶文龙看着这个不幸的男人,心里的计划更加坚定。首先要治好他的病,虽然医不叩门,但他还是决定试试。

他笑着对林华明说:“我也略懂医术,林叔…我给你把把脉,看能不能把你的病根治好。”

林华明笑了笑说:“叶老板还会看病?哦!那就谢谢你!”他虽然嘴上客气,但心里却想,中医调理他也试过效果还是不好,况且他那么年轻呵呵。

叶文龙知道他的心思,也没责怪他。如果是以前他对这种老顽疾,是要费不少功夫,但是他现在突破了,真气能感知生命力的变化,用银针渡真气就可以修复受伤的细胞和器官。

叶文龙端起燕子送来的夏日特饮“凉白开”喝了一口,再收回把脉的手。对着燕子说:“燕子,你家有酒精吗?我用来消毒银针,等一下为你父亲治病。”

林海燕高兴的道:“没有,那我去买,村里的卫生站有。”说完和林子珊冲了出去。

叶文龙笑着对林华明说:“林大叔,这两个丫头都特别懂事。穷苦家的孩子早当家真是没错。”

林华明说:“这两个丫头,从小就一起玩到大,可能大家都是穷孩子俩人也特别亲。子珊这丫头比我女儿还要苦,哥哥当兵后更是可怜,每次来找燕子玩叫她吃饭,她总是吃一点就说饱了,我是知道的她怕吃多了,我和燕子就没得吃了。唉…真是懂事的丫头。”说着说着他的声音有点哽咽了。

叶文龙点点头微笑着道:“我第一次见她在市里的美食街,大晚上的在买花,小小的身板,向每一桌客人点头哈腰的,看着都心酸。”

叶文龙长长的呼出一口气道:“风雨过后是晴天,林叔!子珊丫头和你们一家都会好起来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