蚕豆小说网

第131章 我爱你,最爱你【1 / 1】

晚桑桑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蚕豆小说网http://www.cdrgt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这还是沈千瑜肚子显怀后一家三口第一次睡一张床上,之前许如愿也一直怕自己无意中碰到妈妈的肚子,所以一直都坚持着一个人睡,但今天不一样,她想一整个跨年都和爸妈待在一起。

“妈妈,你放心地睡吧,我会乖乖的,不会碰到弟弟的。”许如愿学着爸爸的样子,用小手摸了摸妈妈的肚子,感觉好像有什么在碰她,吓得又收回了手。

沈千瑜重新将她的手放在肚子上,温声细语道:“别怕,这是弟弟在和你打招呼呢!”上次去产检的时候,医生很隐晦地告知了婴儿的性别,确定这是个小弟弟。

“啊,真的吗?”许如愿一脸惊喜的模样,而后又轻轻摸了摸,“弟弟乖,我是姐姐,等你出来了零食和玩具都给你。”在小孩子的眼里,零食和玩具就是自己最好的东西了。

“妈妈,弟弟会喜欢我吗?”许如愿有些紧张,她自认为自己做的已经很好了,但是幼儿园里还是有同学不喜欢她,所以她有点担心弟弟也会不喜欢自己。

“肯定会的,小如愿一定是一个非常棒的姐姐,而且我的宝贝这么可爱,谁会不喜欢呢?”沈千瑜低下头捏了捏她的小脸蛋,手感挺好的,忍不住又捏了一下。

“妈妈,可是,可是,幼儿园就有朋友不喜欢我。”许如愿揪了揪自己的衣服,有些忐忑地说。

“嗯?为什么会不喜欢你呢?我的宝贝这么乖这么好。”在沈千瑜看来,许如愿是真的很好。

他们三家没少聚过,每次许如愿都会陪着沐承宋这个小弟弟玩,就连沐承宋看上她最爱的玩具,她都会慷慨送出去,这样乖巧的宝贝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呢?

“因为学校里的老师都喜欢我,她们大概不开心,她们就不喜欢我。”许如愿还小,不懂得何为嫉妒,沈千瑜心里叹了口气,是啊,总有人会嫉妒。

沈千瑜揉了揉她蓬松的头发,温柔道:“宝贝,不要在乎她们喜不喜欢你,她们都不重要,不要让这些人影响你的心情知道吗?

你要知道,老师喜欢你就说明你真的很乖很好,爸爸妈妈、爷爷奶奶、外公外婆都会永远爱你的,我相信弟弟也会很喜欢你,所以我的小如愿,不要担心好吗?”

“嗯嗯。”许如愿本来坐在沈千瑜旁边,突然站起来搂住她的脖子,在她脸上吧唧一口,“我最喜欢妈妈了。”

“虽然呢,妈妈听到这话真的很开心,但是你不怕爸爸听到吃醋不开心呀?”沈千瑜故意逗逗她。

“不会的,爸爸也最爱你的,而且爸爸和我说了,我最爱的一定要是妈妈,因为妈妈把我生下来真的很不容易。”许如愿想着爸爸曾经和她说过的话,认真的说。

这句话在沈千瑜心里荡起阵阵涟漪,许砚珩对她真好啊,明明,明明最辛苦,最不容易的是他才对,没有尽到妈妈义务的那三年,都是他既当爹又当妈的。

这夜,等许如愿睡着之后,沈千瑜手盖住覆在她肚子上的大手,主要是为了防止沈千瑜被许如愿直接踢到,因为她睡觉总有些不安稳,有时候会乱踢。

只一秒,那只手又将她的手压到下面,自己护着她,沈千瑜知道他还没睡着,往身后挪了挪,又转了身子面向着他。

“怎么了?”沈千瑜就看着他一言不发,他有些担心她是不是心情不好。

“你怎么这么好啊,老公!”在沈千瑜印象里,许砚珩好像一直都对她这么好,总是温柔体贴,对她照顾有加,但其实正儿八经来算,他是比她小的。

虽然年少轻狂的年纪里,他们俩也曾经吵架闹过分手,在婚姻初期也有过信任危机,但一直以来都是他在包容她,忍受她所有的小脾气,惯着她所有的小性子。

“不够好。”许砚珩轻轻摇了摇头,有时候她还是会因为他掉眼泪,尽管有部分原因是因为孕妇情绪不稳定,但如果他足够好,怎么能让她掉眼泪?

“够好啦,傻老公!我爱你,最爱你。”沈千瑜甚少说爱,许砚珩虽然知道和孩子吃醋不好,但是他是有些怕有了女儿,现在又有了儿子之后,他在她心里的位置要一挪再挪,有些憋屈。

但是听到她说最爱他,一切顾虑都烟消云散了,是啊,他们俩才是相伴一生的人。

“你知道吗?我高二那年,我们刚在一起那会,我那年春节在锦城过的,然后我就和温叙白一起去光岳山看了烟花秀,我当时看到旁边有小姐姐许愿,我就学着也许了一个。

真的好过分,当时温叙白那个人居然说我幼稚,说我居然还信这个,结果我的愿望还不是实现了,哼!”沈千瑜语气颇为得意。

“什么愿望啊?”许砚珩咬了咬后槽牙,突然觉得自己又酸了,他好像还没和沈千瑜正儿八经看过一场,表大舅哥可真是让他嫉妒,记得她以前说过第一场雪也是温叙白陪她看的。

“我的愿望是我希望以后都能有许砚珩陪我跨年呀!”明明现在已经关灯了,屋里一片漆黑,但是他却觉得她眼里有点点星光,美的不像话。

“怎么不早说?你要是早点说,高三那年怎么也得抓你出来,我申请了烟花燃放许可,还布置好了房间,就等你来,结果你说家庭聚餐,好像又是因为温叙白,那年是不是他来你家过年。”许砚珩记得她说的是表哥来了,不能不陪着。

“啊,对,是他,真的很烦,我本来不想理的,但是去锦城每次都是他抛下工作陪我玩,我实在没办法。”想起那次温叙白还苦口婆心和她说,男人不能惯着,要适当晾一晾他。

“许砚珩,我们过好以后,从前的事我们不要去想了,好不好?遗憾的事太多了,好在,我们还有彼此的余生。”

“好!”